唐山厂房仓库租售中心

解散黑桥,这回是真的……

抄袭的艺术2019-11-06 16:24:56




抄袭的艺术所有文章都是针对现象

而非针对个人,请勿对号入座

共同维持创作环境,从你们做起


黑桥艺术区二道八号院 图片提供:艺术家 山寺,来源:hi艺术


12月9日,黑桥,包括苗圃艺术区在内的剩余的几个艺术区正式宣布将在农历新年前后被彻底拆除,至此在这个曾经风光一时的艺术区带着巨大的遗憾和惋惜与我们告别。一部中国当代艺术史也是一部中国当代艺术区拆迁史,而黑桥散了,也如当年“圆明园”散伙。鲁迅在《未有天才之前》说:在要求天才的产生之前,应该先要求可以使天才生长的土壤。一定要有好土,没有土,便没有花木了。而我们则极少关注艺术区的生存状态,极少关注使艺术家持续成长的土壤,不关心土,如何产生花?没有稳定的艺术区,我们又该如何生产优质的艺术?(hi艺术)



以下文章来源:雅昌艺术网,作者:张桂森

部分图片来源:hi艺术


“最晚明年2月份得全部搬完。”12月9日,黑桥艺术区的房东们在各微信群里公布了消息后,艺术家们再一次炸开了锅。


“至于后面的工作,是拆除还是建设绿化我们就不知道了,反正黑桥的时代这回是真结束了。”艺术家小陈说到。


今年以来,一场人口疏解行动正在北京各个城乡接合部展开。2015年11月,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北京市城乡结合部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15—2017年)》提出,到2017年底,累计调减城乡接合部地区人口约50万人,同时,将增加林地面积约3.58万亩。北京希望改变城乡接合部“瓦片经济”蔓延、流动人口杂聚的状态,将城乡接合部建设成为布局科学、用地集约、产业高端、环境优美、配套设施完善、人口有序流动的绿色生态发展区。

得益于北京城东扩的“朝阳新城”规划发展,在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框架内,建设农民新村成为朝阳区各个城郊村的主要方向。朝阳区的34平方公里土地被纳入储备计划,囊括朝阳区东部所有乡,涉及人口10万人。据悉,在这片土地上,将会建设成第四使馆区、空港商务区、大型住宅区和金融后台基地。


而在这一城乡一体化过程中,5年前的艺术区拆迁困境俨然成为此东扩过程中的一个缩影。在“暖冬”(2009-2010的艺术区维权计划行动)过后,以798艺术区为中心向外辐射的崔各庄乡的20余处艺术园区:索家村艺术区、孙河艺术区、奶子房艺术区、008国际艺术区、创意正阳艺术区、长店95号艺术区、蟹岛西艺术区、东营艺术区、北皋艺术区……多数早已不复存在。



黑桥二道八号院艺术区在冬日下显得有些冷清,大部分艺术家无心创作,纷纷各自外出寻找工作室


而这一次,则是黑桥。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东南部的黑桥村,毗邻东营村、南皋村以及将台乡,村域面积1.93平方公里,全部囊括在大环铁路以里,土地2900余亩。由于与大山子、望京一带高新产业园区相接,吸引了大量外来务工者在此聚居,当然最重要的是数年以来,吸引来的上千位艺术家在此驻扎创作。


黑桥艺术区的二道八号院。在这呆了四年的艺术家小张夫妇两,指着新装修的工作室对雅昌艺术网说到:“有没有发现我工作室变样了,我又花了六万块钱装修了,住着可舒服了。”

“不要提伤心事了。”小张的妻子小刘说到。


“其实今年年初就知道感觉快要拆了,但我想还是赌一把。”小张夫妇两花了两个月心血把工作室重修装修了一遍,把城里租的小区退掉刚不到半年,“你看厕所多漂亮,会客室那么宽敞、那么明亮。原来住的小区要一万块钱一个月,觉得实在太贵了,就想着我的工作室那么宽敞,收拾收拾也不比小区的房子差,而且送小朋友上幼儿园还方便,不用来回跑。”

没想到小张这回又“赌”输了。“我现在还没有去找房子,因为真的不知道往哪儿找。”


“那天房东跟我说完要搬的第二天早上起来,看到院里的葡萄藤我这心里就拔凉拔凉的。”自打小张夫妇搬来二道八号院的工作室,年年装修,院里的葡萄藤一直都被压坏,没有结过果,今年是第一次吃上葡萄,想着明年的葡萄会结更多,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夜色下的窄巷:“纳林湖”项目


和小张差不多的年份,艺术家小那也在黑桥二道八号院待了4年之久。前一段时间,小那还刚从房东张老板得到了赞助,做了一个个人的项目。


项目的地点是二道八号院的一个窄巷子里。有一次,小那在邻村的东八间房村打转,东八间房村基本拆得差不多的状态,小那从村里捡了九扇门回来,有了想着把它们做组作品放起来的想法。


小那很快的想到了那个堆满杂物和垃圾的窄巷,于是就找来小贺和小戴盘算着做个展览玩一玩。没想到此举竟引来了房东张老板的兴趣,决定赞助他们一把。


“张老板把之前的一个房子重新改装了下,改了一个名字,叫黑桥space。他们也想做点儿事情,搞了一个项目基金什么的。房东也是希望把这个艺术区搞得活跃起来,如果能申请到一个什么文化产业园之类的,也许就不用拆了,当时是有这个想法。”小那说到。



项目的名字叫“纳林湖”。起因于今年6月,小那跟几个朋友开车去了一趟西北,路上边走边做一些作品,从宁夏回到内蒙的路上,有一个很大的路标上边写着“纳林湖”,跟小那的名字是同音,“当时我们还开玩笑这个挺好,要不然我以后改这个名字算了。”


回来之后小那在园区转,就想到二道八号院又有森林,也有湖水,跟纳林湖的名字竟然特别吻合,就把自己的个人项目定为了“纳林湖”。


“但我的展览现场看不到艺术区的湖,现在想来我们的状态就像在窄巷子里那样生存,要不断的面对拆迁,很诗意的‘那林湖’大概只能是一个愿景了。”



借给小那展览空间的租户甚至都还没搬过来


二道八号院本来是一块苗圃用地,后来来的艺术家越来越多,村民张老板就把自己的厂房一改,变成艺术区工作室提供给艺术家。因为园区内有湖有林子,房子质量也好,二道八号院的工作室一直受到艺术家欢迎,一有空余便被租空。


似乎在艺术家口中,老板口碑也一直不错。住在一号院的艺术家小康就表现得依依不舍:“我们一号院是最早的一批租户,印象中老张就没给我涨过房租,现在说要拆,真不知道往哪搬呀?”


小康除了在工作室画画之余,还把自己的工作室命名为“惊奇的房间”,自己担纲策划人搞了好几次颇为成功的活动,但眼看着以后再也没机会了。


园区内的大多租户和房东的关系一直不错,合同房租一般两年一涨,涨幅一般都不超过15%,几年下来,相安无事。虽然今年以来一直有传闻说要拆,但一直没有确切的消息,园区的艺术家们都还是比较乐观,普遍认为起码能坚持个一两年的样子。


“其实当时捡回拆迁地上的这九扇门其实没有明确的想要影射拆迁的想法,但没想到这个展览还没做完,艺术区就真的要拆掉了,真的变成黑桥最后一个展览了。”小那指着窄巷里的九扇门苦笑到。


“这家的租户刚花了10万的转让费租下来的,这回倒好,一天都住不上了。”小那指着张老板给他借来的展览场地说到,“房租会退,这一块不是一个问题,问题是这会快过年了不太好找地方,而且有这么多人要一起搬,确实很难找到。”



何去何从的黑桥艺术区再也不用问号了!


“光我们这个院子,就有三百来号人,黑桥的几个区加起来也得有上千人了吧。”面对突如其来的搬迁,大部分艺术家选择去了宋庄,小那和园区的小伙伴们刚做出决定要盘下宋庄的一个厂房,加班改造成工作室。


“在宋庄美术馆附近,挨着六环,也是以前的工业园区,现在很多厂子因为污染什么的就是政府要腾退掉,腾退掉之后他们那个地方空出来就想效仿做点文化创意这一块,改造成艺术家工作室是最快的。这个厂子这个月要腾出去,腾出去后还要改造。但是反正好就好在如果房东支持,可以给你改造,比如说中间的隔墙,底下的房间盖好;如果想要更好一点搭一个二层什么的,基本上让你能用。”


小那手里拿的图纸可以看到改造后的空间仅可供10几位艺术家使用。“我们这次去的十几个人都是这边的朋友一起,把那个园区一排厂房包下来,全是我们自己认识的、熟悉的,租金也还好,跟这边差不多。”


之前在李桥那个附近,具体那个村不叫李桥,但是离李桥不太远,顺义机场那边,很多人去那边。那边也都是好多区,没有这个这么大,都是一小片一小片,一片十几个人,三五个人的样子。


“这段时间园区内所有人都问你找到什么地方了没?”艺术家小陈这两天马不停蹄的搬家,在辗转了几个地方之后,他选择了在顺义罗马湖附近的水坡村,“我们搬走了这个地方会不会拆不知道,但至少确定的是我们全部都得搬走。黑桥艺术区到今年为止了。”


“保险一点肯定是像六环外这样的地方,李桥那边也有不少人去,但是真的太远了;有的去了宋庄,但在宋庄核心区域就还好,宋庄周边的地方也特别危险,保不齐哪天就拆了。还有一个是我们之前都有一个偏见,都觉得宋庄名声不是很好,大家都不愿意去,好多艺术家有心理上的障碍,觉得那边太鱼龙混杂了,这样一来的话选择性就更少了。”



在黑桥捡垃圾的老爷爷和与他不离不弃的狗,是黑桥村最有代表的标志之一 图片提供:艺术家 胡楠,来源:hi艺术

闫珩经常会去附近临近的工作室与朋友在一起交流,图为艺术家刘学工作室 图片提供:闫珩,来源:hi艺术

闫珩工作室 图片提供:闫珩,来源:hi艺术

艺术家王楫介绍说这张图片是近年7月20日大雨,她的工作室与其他大部分工作室都漏水了  图片提供:王楫,来源:hi艺术

伍伟在张大力工作室为民生美术馆的对谈做准备 图片提供:伍伟,来源:hi艺术

黑桥艺术区A区   图片提供:艺术家 胡楠,来源:hi艺术


十二月份的黑桥艺术区 图片提供:高上校,来源:hi艺术



附过去5年来消失的艺术区:


008国际艺术区:位于朝阳区金盏乡长店村,建于2007年,当时入驻有刘懿、老六、马骏、枫翎等150余名艺术家。2010年被拆迁。



创意正阳艺术区:位于朝阳区金盏乡长店村,建于2007年,因开发商老板毕业于中央美院雕塑系,当时入驻艺术家大都是央美教师与毕业生,有隋建国、刘小东、喻红、张玮、喻高等艺术家。2010年被拆迁。



长店95号艺术区:位于朝阳区金盏乡长店村。2007年,房东张裕进盖了一片大厂房。中央美院教师卓凡说服房东,以多出厂房许多的房租,燕子筑巢般地改建成艺术区。当时,艺术家签了10年租房合同,但最后才发现合同的最后一个条款是:“遇政府拆迁,租户无条件搬迁,且没有任何追加补偿。”2010年被拆迁。


奶子房艺术区:位于朝阳区崔各庄乡奶子房村,村电工梁立新通过关系拿到53亩地,把地分给河南的10个“二房东”。2006年,艺术家开始租地自建住房、工作室,包括化粪池、水管道。陈文令、漆驭天、宋昱霖、高孝午等20多位艺术家居住在此,2009年12月20日开始停电停水,胁迫艺术家搬迁。2010年被拆迁。


蟹岛西艺术区:位于朝阳区金盏乡长店村张万坟蟹岛西,2006年入驻,有蔡锦、张羽等19位艺术家。2010年被拆迁。


东营艺术区:位于崔各庄乡东营村,建于2007年。开发商是机场公职人员和派出所所长,原有60多名艺术家。2009年8月,每个工作室门上都贴出通知,要艺术家10月1日前搬出。2010年被拆迁。



北皋艺术区:位于朝阳区崔各庄乡北皋村,2006年艺术家开始陆续搬入。有三个区:艺术东区北皋分区、盛邦艺术区、曼卡车俱乐部。艺术家孟禄丁、马可鲁在此居住。2009年12月9日接到通知要拆迁,2010年2月底整个北皋村艺术家要全部搬走。2010年被拆迁。


索家村艺术区:位于朝阳区崔各庄乡,艺术家有朱金石、梁越等100多人。建于2003年,开发商北京高又高经贸有限公司与索家村村委会签订了租赁55亩土地合同。早在2005年,朝阳区城市管理监察大队就强拆了部分建筑,在艺术家的集体呼吁下,才得以暂时保留。2010年终又被拆迁。



孙河艺术区:位于朝阳区孙河乡的一个国有划地的五元物流公司。在2010年拆迁风波中陈文令、赵能智、杨千等艺术家搬到此,签订了5年的租赁合同。2012年被拆迁。


将府艺术区:位于朝阳区将台乡环铁将府庄园,2006年8月丛旺经贸有限公司与朝阳区第三产业建筑业工程公司将台乡驼房营修建队将房屋租给艺术家,当时有张小涛、黑月、叶强、赖盛予、常青等艺术家。2014年被拆迁。




798周边艺术家聚居地新版图:


798艺术区:位于朝阳区大山子,2002年开始入住艺术家;随着艺术空间与商业的出现,艺术家大批搬离,目前仅有刘小东、喻红、张小涛等少部分艺术家。租金迅速上升,每平方每日3.5元以上。



草场地艺术区:位于首都机场辅路与五环路交界处,包括红房子、灰房子、北区等,以艺术空间和早期入驻的艺术家为主,例如艾未未、何云昌、赵赵等艺术家。租金2元以上。


环铁艺术区:北京市朝阳区大山子环行铁道内,2006年艺术家开始入住。2010年之后,由于房租上涨、交通等原因,众多艺术家搬离,大量设计公司、企业入驻。据估计,目前只有五分之一的工作室属于艺术家创作使用。租金0.9至2元不等。



黑桥艺术区:位于崔各庄乡黑桥村,起源于2005年底钟飙、杨冕、朱彤等艺术家来北京发展开始租赁;经过十年发展,据传艺术家数量已经超过3000位,主要包括苗圃艺术区、二道八号、A区、B区、C区、D区、1号院、金凤艺术区等多个区域,租金在0.5至1元不等,周边环境不佳。



北皋1号国际艺术区:位于崔各庄乡北皋,2007年建立;专门为艺术空间设计建设而成,但随着多家企业入驻,房租上涨至1.8元每平方米每天,大批艺术家搬离,目前艺术家王宁德还在北皋。



费家村艺术区:1999年,搞设计和陶艺出身的韦岗看中费家村,租下20亩左右的酱菜厂老旧院子,2000年进行改造,修整了道路和厂房。经历了拆迁风波之后,费家村大部分艺术家搬离,漆驭天、宋昱霖等艺术家搬回。

 


一号地国际艺术区:位于北京朝阳区崔各庄乡何各庄村;主要包括一号地与318艺术区,一号地艺术家主要包括张晓刚、邱志杰等。318艺术区多为青年艺术家,艺术区内部环境较好,工作室质量好,租金1元左右,但转让费大部分都在十万元以上。



金盏木须园艺术区:位于金盏乡政府附近,美术馆建筑改造空间,2014年改建。以青年艺术家为主,租金0.5至0.7元。


罗马湖:位于顺义罗马湖周边村子中,工作室条件相对较差,价格0.4至0.7元,现有艺术家宋永祥、杨明等40-50位左右。


后沙峪:散落在顺义后沙峪附近区域,主要以居民房改建而成,楼房、厂方等不同形式,比较分散。租金0.5至0.7不等。


顺义火鸡厂:顺义后沙峪再往北,艺术家数量约100多位,联排式工作室,空间较矮,由厂房改造,租金约在0.8至1元左右。


T3航站楼附近新建艺术区:顺义区机场附件东六环与京平高速交界处,公寓式工作室,包括隋建国、刘庆和、曾健勇等艺术家,160平以上,40年产权,7000元每平方米。


拆迁中的艺术区



附:


圆明园画家村


圆明园画家村是新中国第一个自发形成的艺术家聚集地,始于1990年前后,1992年后由于艺术圈内的口口相传以及媒体的报道迅速发展,1995年11月被政府强制解体。



圆明园画家村1992 


晚上


 圆明园时期POP乐队

(吉它手:黎强、鼓手:洪启、主唱:胡月朋、助手:号子、吉它手:朴树、贝斯:牛犇)


圆明园画家村1995


 生日


树林画展.烧画


鹿林


画家伊灵家 


    老栗的生日 1994年


方力钧生日——摄影:徐志伟



如果没有改革开放的大环境,是不会出现圆明园画家村的,当然,也就更不会出现现在的各种各样的艺术村落。从这个意义上说,圆明园画家村恰恰是一种承前启后的转折,它终结的是过去意识形态的桎梏,开启的是未来经济与人格上的自立,他们那时候和现在本质不同是,那时候的追寻和探求是从个体开始的,如今是一个集群效应,只见森林不见树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悲剧,因为,任何组织和活动如果落实不到自由的生命个体身上,都只会成为某种利益集团的维护和附庸。



好在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所以要缅怀他们,缅怀他们那个时代的群居相对于现在商业浓郁的“艺术产业”,其间充满的原始、蒙昧和江湖况味,像极了我们每个人的青春。


PS.因辛苦码字,本号随时被封

为躲避追杀,赚一笔是一笔

Maurizio Cattelan works


打赏后可添加抄袭君微信:brrrrrra

投稿邮箱:chaoxiart@126.com

声明:抄袭的艺术综合自雅昌艺术网、hi艺术及网络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一并致谢,并客观发布。本文不代表“抄袭的艺术”任何观点,转载请务必与后台联系,盗文引起的举报和纠纷与本号无关,看完别忘了三件事:打赏、转发、点赞哟,科科

坚持看完有特么惊喜

抄袭的艺术—————按住才能装逼


作为【抄袭的艺术】第110.5次推送

抄袭君立志做一个艺术圈维权小王子

只陈述事实,不做商用

我们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

有关抄袭、山寨、不要脸的事都可以勾搭过来

我们也改变不了潮水的方向

但抄袭君还是决定和大家一起与这个世界对抗

路很难走,且走且珍惜


别低头皇冠会掉,别懦弱抄袭会笑

㊨㊤让更多人听到艺术的声音

回复关键词阅读期期精彩

英美   僵尸  logo  国画  旗袍  基弗   基弗不在   伦敦

摄影  长城  书法  批评家  生死漂流  论文  跨国诈骗

毕加索  好学生  美院  F罩杯  王中王  蒙娜丽莎  捞金 不走心

吐槽帝  诡异  学长  奥迪 莆田  地标  F杯 凸凹  作死  绘本

校花  导演  百度 大腿  2200万  天使象 企鹅   拍卖   放空

新生  北服  明星 葫芦娃  苍井空 农妇  美女 帅哥  毒瘤  举报

考前  垃圾袋  抄袭   偷窃   底裤  走神  泼猴  披萨  证明你妈

Zara   GOD  音乐盒   山寨  引力波   好莱坞  骚扰  天才

致敬 死  PTW  AV  董小姐  疯子 伪作  作死  伯爵  陨落

美术馆  霍克尼  诗人  阿森  大奖  上瘾  酒店  对不起  快递

☟☟ 校园暴力频发,真无法制止吗?

Copyright © 唐山厂房仓库租售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