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厂房仓库租售中心

租不起房就该回老家吗?!这个85后帅哥干脆爆改了1400平的旧厂房

阿布逛吃手记2019-11-11 14:03:57


阿布的散步NO.162

- 就想开一家小店 -



「 想毫无顾忌地狂欢,

那就造一个自己的世界。」




离过年越近,心情就越复杂。

也许这样的感觉,

漂泊在外工作的人都有。

忙了一年想回家,

但又怕亲戚们的眼神和询问:

一个月工资多少?

还在租房啊,攒了多少钱?

似乎没有房子和积蓄,

就不如回老家种田。



买不起房就该辞职回老家?

小城君却告诉阿布,

有个连房子都租不起的男生,

却硬是留在杭州,

还爆改了1400平的厂房。




有时候生活需要点反抗平庸的勇气。”


说真的,要是想在市区找一块地方,房租不能太高,颜值又不能太低,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刚回国的那段时间,郭进夫就一直想弄个自己的工作室,但却永远绕不开一个问题:房租太贵!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废弃的厂房,但颜值又低得接受不了。


“怎么办?自己造呗!”


花了一年的时间,曾经那个“素面朝天”的工厂,一下子变换了画风。



偌大的厂房空间,被钢结构和玻璃一个个划分开,通透、明亮。



他自己就是一个敢想敢造的人,改造旧厂房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为了遇到更多有趣的人。


不管是手艺人、艺术家、设计师……



也许有人要问,租房都没钱,哪来的钱改造?故事还要从头说起。



2013年,26岁的他从法国第戎美院当代艺术专业毕业


回到国内,本想着自己开一家工作室,在市区范围内转了一圈才发现,想要找块合适的地方基本就是做梦。


一些旧厂房改造创意园区的租金每平米每天要1元以上,而那些什么都没有需要重新装修的旧厂房,租金也要每平方米每天0.6元,刚工作不久的年轻人根本承受不起。


也曾经在朋友的介绍下,租过一个房子,不过租了两个月房子就被拆了,装修的费用全都打了水漂。



第一个工作室


百转周折后,他终于在离杭州西溪湿地不远的茶山脚下找到了造否现在的地方。“这个名字,带点痞气,正是这种不服平庸的性格,才有反抗和创造力。”


刚找到这里的时候,它的外观再普通不过,就是一块四平八稳的人字顶厂房。厂房内空空如也,只有光秃秃的地面、墙壁。




在他的眼里,这1400平米的空间有着极大的改造潜力。不过,连租下它都难,别说再花钱改造了。


原本要和他合租的小伙伴们这个时候也纷纷撤退。直到有天,他通过朋友介绍联系上了“开始众筹”,没想到自己的设计居然打动了数十万人,其中一部分人就选择用资金来支持他。


有了钱,却也有了更多压力,大家都在等着这个好玩的空间落成。



最后效果出来,还是很不错滴


为了省钱,整个空间的设计都是他一人包办,遇到问题就请教几个做空间的朋友,当然也没少麻烦他们。


从处理光秃秃的地面开始,原本地面质量太差,飞沙走石,所以他重新铺了一层水泥。但没有掌握诀窍,地面做完不到一周,新作的混凝土就全部开裂。




没办法,自己搞不定的事情只有请教别人。问了无数的大神,才搞清楚状况,夏天的天气干燥,要时刻注意地面的水分,还有自己的搭建顺序也完全搞反了。


之后,重新改变方向,从搭建室内钢架结构开始。整个空间用了86根立柱,因为屋顶是人字形的,每一根立柱都有特殊的尺寸,所以,几乎是一边设计一边施工。




空间的挑高处,特意搭出了一个二层的结构,本来单一的空间里,一下子就灵动起来。



终于钢架收工之后开始重做水泥现浇地面。为了充分覆盖原本地基,这次现浇了将近8CM的混凝土。


等到重新浇筑的地面成形,接下来就是油漆工程了。他自己也参与施工,那时他右手掌骨的手术刚刚结束,但管不了那么多,立刻投身工地。



三遍底漆,两遍面漆,之前空空荡荡的厂房内,总算是有了初步的模样。



油漆过后,已临近年末,马上就是除夕了,工人实在难找,好说歹说让工人们留下务必完工再走。


9吨重的玻璃,一捆一捆打包在那里堆成了小山怎么才能运上去呢?他叫来了30吨的吊车,把墙上砸了一个到顶的口。



玻璃做完以后,算是基本完工了。那个用来搬运玻璃留下的缺口,保留下来,成了现在新的大门。



半年的时间,经历了夏天到冬天,从光着膀子和工人们一起干活,到哈着白气看后山的积雪,郭劲夫的造否空间终于施工完成。


曾经灰落落的厂房空间,改造后立刻明亮通透起来。会客厅在一个玻璃的平台上,白色的鹅卵石铺底,有种简单干净的美感。



很多独立的艺术家都像他一样,租不起房也没有工作室,郭劲夫就把厂房大部分的空间留出来,给那些有想法有激情的人。



公共空间常用的器材几乎都可以找到,你完全可以随心所欲地创作自己的作品。



在这里,大家还拥有一个露天阳台,晒太阳、赏月、谈天、烧烤、喝酒、开party...艺术家们可以在这里做更多的交流。



现在,已经有许多青年艺术家入驻造否空间。在这个开放自由的空间里,开始他们思维激荡的创作。


美国马里兰艺术学院回来的 周盈西 创立的“ Yee Si ”设计工作室


每个人都可以单独拥有自己的空间,想要创作什么,那就放手去做!


芬兰阿尔托留学回来的 王旻佳 的“ Moi minjia ”设计工作室

两个建筑师 冯彦敏 和 潘知钰 创立的“ 木居士 ”工作室

英国圣马丁回来的 蔡紫英 创立的“ Ziying Cai ”服装设计工作室


不管你是创作什么的,都可以分享这里的空间。


“ 面包好好 ”是好好妈妈钻研的欧式面包品牌


曾经无人问津的旧厂房,现在变成了有趣青年的聚集地。来一场随心所欲的涂鸦课,



办一场陶艺制作讲演,



只要敢想,在这个宽广自在的空间里,所有的想象都可以找到实现的可能。


“那时候,无论阅历、能力、团队我都不足以被认可,仅仅怀揣着一些微不足道的眼界和一个自认为对的价值观,还有一点点反抗平庸的勇气。”(郭进夫)


有时,生活还真的就需要点出格的勇气。




不管在别人眼中,你的生活有多不可理解。只要敢想,就应该创造属于自己的世界。




———————阿布念叨———————


回老家,还是继续在大城市奋斗?

这永远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选择题,

但却并没有正确答案,

不用因为老板的鸡血留下,

也不是亲戚们的质疑就能让你离开

不管是老家还是一线城市,

选择你心中真正想过的生活,

比什么都重要。


今年是你在外工作的第几年?

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除特别注明外

其他内容均为JustWander原创

喜欢请转发,但谢绝转载

不乖的话,猫爪伺候哟

Copyright © 唐山厂房仓库租售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