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厂房仓库租售中心

戴着劳力士,住着15平米出租屋:越爱面子的人,越没本事

澳大利亚2021-01-17 12:33:56

不是所有公众号都叫'澳大利亚'

▲权威资讯门户 关注即送福利▲

▲客观 实时 独到 严谨 深刻

▲由 Australia Inc. 倡办


—文章不代表本公众平台观点—


01

我很喜欢和公司的年轻人聊天,因为总能听到发生在他们周围的奇葩故事。最近就听到了这样一件事。

同事小燕说跟她合租一居室的同学Amy前一段时间折腾换工作,终于换到一家基金公司做销售,最近居然带上了劳力士手表,只不过是一款高仿表。

入职之后Amy发现部门同事的那些小朋友虽然工资不高,家里却都不缺钱,穿戴都是大牌,手表劳力士,欧米加,包包都是最新一季的LV,Gucci。

据说父母送他们来基金公司,就是让他们进入这行先熟悉和锻炼一下,以后好做投资相关工作,根本没指望他们那点工资养活自己。

普通人家出身的Amy在经济条件上当然没法和这些孩子比,那些奢侈品原来在Amy眼里,不过是摆在橱窗里供人欣赏的。

但是Amy却死要面子,担心别人看不起自己,索性去批发市场买了一款高仿的劳力士,美滋滋地戴在手上,还跟同事说这是当季最新款。

除了手表,Amy的包包也是网上几百块钱买的仿大牌的假货,她说:包包是最容易出卖自己的,所以这个面子功夫必须得有。

Amy每天下班,钻到自己房间就网购那些低廉的山寨货,痴迷于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家庭背景优渥的白富美,活在虚幻中,无法自拔。

没过几个月,Amy又辞职了,因为她浑身上下的冒牌货,最终还是被同事拆穿,虽然没有大肆嘲笑她,但她受不了大家鄙视的目光,辞职走人,再也不想见这些人。

小燕说,Amy所有业余时间都用来网购,从没见过她钻研业务,看书学习和其他让自己能力提升的事。

Amy不知道,她和那些“富二代”可以比拼的绝不是“穿金戴银”,而是拿实力和工作成绩说话。

人家工作可能真的就只是“熟悉锻炼”一下,随时可以潇洒离开;而Amy则不同,她应该抓住机会,熟悉和开展业务,快速将局面打开,完成甚至超过既定任务目标,而不是成为一个无脑花瓶。

越是没本事的人,越爱面子,他们爱的其实不是自己的面子,爱的是伪装的那个貌似更美丽,更优秀或更成功的自己。

而这种虚幻带给他们的只能是短暂的欢愉,长久的自卑和深深的空虚。

02

有一次打车,司机师傅饶有兴趣地跟我说起曾给一个乘客小马包车五天的故事。

小马出身于十八线小镇,毕业后留在北京北漂。提到在北京工作,老家人羡慕的不得了,都说这孩子有本事,有出息。

去年夏天,亲戚要来北京玩,小马自己租的房子根本不够住,于是他上网找了一间三居室的短租房,还约了司机师傅,准备带老家亲戚包车游玩。

小马和司机师傅反复交代,让他说这辆车是公司配给小马的车,司机也是自己的专职司机,还告诉司机要对老家人热情主动,这样小马才有面子。

这位司机师傅还真有眼力见儿,包车期间“表演”配合非常到位,给足了小马面子。老家人一劲儿夸小马有本事,在北京不仅住上了大房子,还有公司配车和专职司机。

后来送走老家人,小马和司机师傅结账时,直吐苦水,短租房加上包车一共好几千块钱,这个月他只能去喝西北风了。

司机师傅跟我说, 小马自己其实混的并不好,每个月不到1万的工资,他哪有本事买得起房子,更不是什么公司领导。

但是小马在老家人面前早就吹过牛了,所以打肿脸充胖子也得把亲戚招待好,要不以后真没脸回家。

这故事让我啼笑皆非,不知道是该同情还是可怜小马。在北京打拼的年轻人多如繁星,经济能力暂时还不够买房买车再正常不过,凭什么没啥本事的你,就非得有房有车,得到亲戚艳羡的目光?

没错,在老家人眼里,没房没车的你确实没有炫耀和显摆的资本,甚至被人嘲笑白上了大学。

面对不解,有的人选择当小马,用虚荣和假象包装生活,只为活成别人眼中的自己,繁华过后,徒留苍白,空洞和虚幻;

而有的人则选择淡然一笑,接纳当下,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在朝向梦想的路上,他们一直在奋力奔跑,从未停歇。他们的远见,格局和厚积薄发在某一天终会给自己一份惊喜的回馈。

爱面子,向别人展示自己根本没有的地位,财富和权力,本质就是对自己目前现状的鄙视和否定,不过是自我作践的一种方式。

03

为什么越没本事的人,越爱面子?因为越没本事,越想通过虚张声势来给自己底气,自信和尊严。

然而悲哀的是,这些他们越想要的东西,在自我吹嘘的那一刻起,失去的就越快,越多。

一个人越是一无是处,就越想得到他人的关注和认可,越在乎和执念于自己所谓的“底线”和自尊心。

这种自嗨似的自尊心是建立在不安全感之上的自我吹捧,不过是一种脆弱的虚荣心,犹如海市蜃楼,不堪一击。

真正的自尊心来自内心深处的坦荡,自信和满足感。

只有让自己变得越来越成熟和强大,我们才有机会领略和感受到自尊自爱所散发的迷人芬芳。

相关阅读:劳力士的卓越历史

 劳力士的地位和品牌形象,源于持之以恒的创新热情和对卓越的

不懈追求,凭借不断开拓及进取的先锋精神,劳力士在制表业、

科技创新领域与人类探险事业中持续缔造一项又一项伟大创举。劳力士

的辉煌历史与 1926 年诞生的世界首枚防水腕表 — — 蚝式腕表(Oyster)

紧密相连。时光流转,由蚝式腕表衍生出的一系列传奇表款成为

腕表世界中最知名、也最具辨识度的极致珍品。


汉斯·威尔斯多夫的远见卓识

劳力士的成功与创始人汉斯·威尔斯多夫(Hans Wilsdorf)(1881-1960)非凡的企业家精神密不可分。在领导公司超过五十年的时间里,他凭借自己的远见卓识和出众才能,全力参与技术研发、品牌传播、企业结构和腕表销售等众多领域的工作,为无数知名腕表的诞生以及劳力士这个卓尔不群的品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直至二十一世纪伊始,他的人格魅力和卓然成就仍始终激励着公司向前发展,令企业文化不断传播。他对劳力士影响深远,不仅令腕表外观设计和内在品质忠实延承至今,更凝聚成为推动劳力士开拓进取,拓展新天地的巨大动力。

劳力士的历史起源于二十世纪初。汉斯·威尔斯多夫出生于德国巴伐利亚(Bavaria),在瑞士的拉绍德封(La Chaux-de-Fonds)开始了他的制表生涯。当时是怀表盛行的年代,由于腕表精准度不足,主要被当作女性佩戴的珠宝类首饰品,但是他却迅速预见到了腕表在新世纪中的巨大潜力。

汉斯·威尔斯多夫相信如果腕表具备精准、防水、坚固和可靠的特性,就一定会突破女性消费者的范畴,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如今,他天才般的预想已经成为现实,显而易见,他的远见卓识帮助腕表成为人们必不可少的物品。

追求精准计时和精密防水

1905 年,汉斯·威尔斯多夫在当时的世界经济与金融之都伦敦合伙创办了Wilsdorf & Davis 公司,专注在英国各地和英联邦成员国进行钟表销售工作。所售腕表的元件均由他精心挑选的瑞士合作伙伴提供 , 其中坐落于比尔(Bienne)的 Aegler 公司正是劳力士腕表制造厂的前身。当时汉斯·威尔斯

多夫认为,只有这家公司才能为他的腕表提供既小巧又精准的机芯。随着休闲和体育活动的急速兴起,他要向仍然心怀疑虑的公众证明,腕表也具备精准计时的能力。

很快,他对精准计时的追求让他终于取得成功。1910 年,劳力士的一枚腕表获得了比尔市的官方腕表评级中心(Official Watch Rating Centre)授予的瑞士官方认证,这是瑞士官方首次为腕表授予此类认证。四年之后,也就是1914 年,劳力士腕表荣获由英国矫天文台(Kew Observatory)颁发的“A”级证书,当时该认证仅用于测评航海计时器。从那时起,腕表成为了精准的代名词。下一个要攻克的难关就是腕表的防水性。如果表壳不能防水防尘,腕表精准度就会受到严重影响。汉斯·威尔斯多夫再次发挥其企业家精神和过人的精力,不懈研制防水腕表。

“Rolex”(劳力士)的诞生

汉斯·威尔斯多夫深知品牌的重要性,于是在 1908 年将他所创造的腕表品牌命名为“Rolex”。当时他所采用的标准在今天看来仍然非常先进,他认为优秀的品牌名称需要满足以下要求 :
1.简短,最多由五个字母组成;
2.用任何语言都能轻松拼读;
3.悦耳动听;
4. 容易记忆;
5.印刻在表盘和机芯上显得优雅大方

跨越疆界的企业家精神

1919 年,汉斯·威尔斯多夫离开伦敦前往瑞士,于 1920 年在瑞士日内瓦成立了 Montres Rolex S.A. 公司。这使他能够与在比尔的供应商展开更为密切的合作 ;另外,日内瓦作为世界钟表之都的声誉,也在很大程度上促使他做出迁址决定。

蚝式腕表 :第一枚防水腕表的诞生

1926 年,劳力士蚝式腕表的诞生标志着汉斯·威尔斯多夫在腕表防水性方面的努力取得了巨大成功。蚝式腕表是世界上第一款防水腕表,表壳通过劳力士别具匠心的专利技术将旋入式外圈、表壳底盖和上链表冠牢牢旋紧。封闭式的防水表壳为机芯提供了最佳保护。

像底盖上的三角坑纹一样,外圈的三角坑纹也有特定用途。使用由劳力士发明的特殊工具可将外圈和底盖通过三角坑纹旋紧在中层表壳上。三角坑纹因此成为劳力士腕表的标志之一,展现着腕表的独特个性。今天,蚝式腕表的外圈不再由旋紧的方式固定在表壳上,但是三角坑纹仍在一些款式中保留下来,作为对 1926 年第一枚防水腕表的致敬。

劳力士凭借蚝式腕表及创新的密封防水表壳,在制表史上写下辉煌的一页。汉斯·威尔斯多夫所展现的专业制表工艺和敏锐宣传触觉,帮助劳力士在制表业中赢得先机。

品牌代言人概念的诞生

1927 年,汉斯·威尔斯多夫天才的宣传才能让他做出一个惊世之举。他要在世界某些极端环境下测试蚝式腕表的性能,向世人证明劳力士蚝式腕表的卓越品质。就在这一年,年轻的英国女士梅塞迪丝·吉莉丝(Mercedes Gleitze)佩戴劳力士蚝式腕表成功横渡英吉利海峡。在游了十几个小时到达终点之后,她佩戴的腕表依然走时如常。为了庆祝这个标志性的事件,汉斯·威尔斯多夫在《每日邮报》(Daily Mail)头版整版发表文章刊载了防水腕表的胜利,宣布这是“劳力士蚝式腕表世界凯旋之旅”的开端。

这一成功创举标志着劳力士品牌代言人概念的诞生。此后,劳力士与众多杰出人物建立了长期并且有效的合作,使他们的成就成为劳力士卓越品质的最佳见证。劳力士和品牌代言人之间的紧密合作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涉及探险、体育和文化等多个领域。

恒动摆陀

在实现了腕表的精准度和防水性之后,汉斯·威尔斯多夫努力攻克第三个难关:自动上链。如果腕表每天都要手动上链,表冠就有扭松的时候,因此就可能影响防水性和精准度。1931 年,劳力士首次引入了自动上链机制 — — 恒动摆陀。此独创性系统也成为每一款现代自动上链腕表的先躯。

这一发明的独到之处,就是让自动摆陀围绕中央轴双向自由转动,随手腕的自然摆动将动力源源不断地输送给腕表。恒动摆陀显示出替代手动上链的趋势,让佩戴者无需替腕表上链,倍感轻松自在。

劳力士皇冠和 Rolesor 金钢材质

劳力士的另外两个重要标志出现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劳力士的皇冠商标注册于 1931 年,从此成为劳力士的标志和象征。这个标志首先在三十年代出现在劳力士腕表的表盘上 ;而在五十年代初,则开始出现在上链表冠上。与此同时,皇冠标志开始取代表盘上 12 点的钟点标记。

1933 年,劳力士为自己的金钢材质注册了“Rolesor”这个名称,将金与钢这两种金属完美结合在同一枚腕表上。这样的材质早在二十年代被劳力士所采用,从此成为劳力士特有的美学元素之一。

享有盛誉的腕表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劳力士推出了一系列享有盛誉的腕表,受到全世界最有影响力人士的欢迎,很快成为蚝式系列中穿越时空的经典之作。

1945 年,劳力士推出了蚝式恒动日志型腕表(Oyster Perpetual Datejust),这是世界上首款在表盘上有日历显示的自动上链腕表。气度不凡的日志型腕表配有专门为它设计的纪念型表带和三角坑纹外圈,极具辨识性,是蚝式腕表系列中最主要的款式。日志型腕表起先专为男士设计,在五十年代逐渐演变出丰富多彩的女装款式。

1956 年, 劳 力 士 推 出 了 蚝 式 恒 动 星 期 日 历 型 腕 表(Oyster Perpetual Day‑Date),这是世界上第一款既有日期窗,又有全写星期显示的腕表。表壳只以铂金或 18 ct 金两种高贵材质打造,配有凸透式放大日历窗,能够将日期放大,更方便读取。这一发明成为劳力士的另一特色,随后应用于所有带日历显示的蚝式腕表中。星期日历型腕表配有专门为它设计的元首型(President)表带,一直受到杰出人士的青睐。

以广阔世界为实验室

自 1926 年第一枚蚝式腕表问世以来,劳力士就以广阔世界为实验室,在真实环境中测试腕表的性能。不论是在海面之上还是在大洋深处,不论是在群山之巅还是在极地之边,劳力士在最极端的条件中验证其腕表具备精准、防水、牢固和可靠的性能。

此外,劳力士还经历了速度的考验。1935 年,英国著名车手麦尔科姆·坎贝尔爵士(Sir Malcolm Campbell)戴着劳力士腕表,驾驶蓝鸟赛车(Bluebird),打破 300 英里时速(近 480 公里 / 小时)记录。1947 年,第一位突破音障的飞行员也戴着劳力士腕表,驾驶以火箭发动机为动力的飞行器完成目标。在这两次极端挑战中,劳力士腕表经历了瞬间提速和剧烈振动的考验,仍然毫发未损,正常走时。

自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来,蚝式腕表陪伴众多探险家在喜马拉雅山进行探险活动,并载入史册。1953 年,由约翰·亨特爵士(Sir John Hunt)领导的包括艾德蒙·希拉里爵士(Sir Edmund Hillary)和丹增·诺吉(Tenzing Norgay)的英国探险队佩戴蚝式恒动腕表首次登顶珠峰,由此跻身世界杰出人士的行列。劳力士腕表的非凡性能也在这些人物执着奋斗、完成创举的过程中得到证明。

专业腕表

劳力士一直密切关注世界各领域的发展。在民用航空和深海探险等新活动迅速发展的背景下,劳力士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将“工具腕表”升华为专为特定活动而设的“专业”腕表。

1953 年,在攀登珠穆朗玛峰的创举实现以后,劳力士推出了蚝式恒动探险家型腕表(Oyster Perpetual Explorer)。同年推出的蚝式恒动潜航者型腕表(Oyster Perpetual Submariner)则配有可旋转刻度外圈,能够让潜水员在水下准确计算潜水时间,同时防水深度达到 100 米(同年防水深度增至 200 米)。
1955 年,因应飞行员的实际需求,劳力士特别推出了蚝式恒动格林尼治型腕表(Oyster Perpetual GMT-Master),配有 24 小时指针和可旋转刻度外圈,能够读取不同时区的时间。它也成为包括著名的泛美世界航空公司(PanAm)在内的多家航空公司的指定腕表。
1956 年,劳力士推出了抗磁场干扰的蚝式恒动 Milgauss 腕表,受到位于日内瓦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科学家的格外青睐。1963 年,劳力士推出宇宙计型迪通拿型腕表(Cosmograph Daytona),配有计速刻度外圈,能够计算耗用时间和平均速度。
同时,劳力士腕表继续参与着人类探险事业。1960 年,在关岛附近的太平洋海域,瑞士海洋学家雅克·皮卡德(Jacques Piccard)和美国海军中尉唐·沃尔什(Don Walsh)驾驶的里雅斯特号(Trieste),潜入位于马里亚纳海沟(Mariana Trench)的海洋最深处,创下了 10,916 米的深潜记录。固定于潜水器外部的实验性蚝式原型表 Deep Sea Special 承受了每平方厘米 1 吨以上的压力,浮出水面时仍能正常计时。1967 年,劳力士推出蚝式恒动海使型腕表(Oyster Perpetual Sea‑Dweller),防水深度达 610 米。为了满足专业深海潜水员的要求,还在表壳内配备专利排氦阀门。潜水员吸入的混合气体中含有氦气,在高压环境中会进入表壳,通过排氦活瓣,在上浮减压过程中气体便能安全排出,从而不损害腕表。

稳健步入成熟

汉斯·威尔斯多夫于 1960 年去世。他在有生之年取得了巨大成就,并使劳力士的成功延续下去。1945 年,他在日内瓦成立了汉斯·威尔斯多夫基金会,该基金会成为公司的所有者,确保劳力士可以继续独立发展,延续创始人倡导的企业精神和远见卓识。

1963 年,安德烈·海尼格(André J. Heiniger)接替汉斯·威尔斯多夫掌管劳力士公司,延续品牌传奇性发展。他是名副其实的商业战略家,凭着自己丰富的经验,加速了公司业务发展,并巩固了劳力士在全球市场的地位,使劳力士成为备受尊崇、享誉全球的腕表品牌之一。和他的前任领导者一样,他拥有坚定的信念,能够敏锐地捕捉到市场的未来动态。

于 1968 年,劳力士推出切利尼(Cellini)系列,当中包括所有蚝式腕表系列以外的表款。切利尼系列取名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中备受尊崇的艺术家、金匠及教廷雕塑家本韦努托·切利尼(Benvenuto Cellini),此名称反映了此系列时计经典优雅的特质。

随着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石英表的出现,劳力士积极参与开发了第一个瑞士石英机芯 — — Beta 21 机芯,并在 1977 年,推出了 Oysterquartz 石英腕表,机芯全部由劳力士自家制造。尽管这一新技术有着自己的市场前景,劳力士仍然做出策略决定,放弃开发石英技术,转而回到自动上链机械表的研发,专注于在自己最有优势的领域内继续发展。

“在七、八十年代,出现了第二代蚝式专业腕表。1971 年,劳力士推出蚝式恒动探险家型 II 腕表。这款腕表专为极地和洞穴探险家设计,可通过 24 小时指针和刻度外圈辨别昼夜时间。1978 年,海使型家族新成员 — — 海使型4000 问世,防水深度达 1,220 米(4,000 英呎)。1982 年,格林尼治型 II 问世。”

具有开拓精神的赞助项目

安德烈·海尼格致力提高劳力士的品牌知名度。在他的推动下,劳力士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与一些知名机构、卓越体育人士以及杰出艺术家合作,带动了赞助文化和体育活动的风潮。

劳力士同样也是慈善事业的先行者。1976年,为了纪念蚝式腕表诞生50周年,安德烈·海尼格创立了劳力士雄才伟略大奖(Rolex Awards for Enterprise),为那些努力丰富人类知识、改善人类福祉的人士提供资金支持。

飞速前进的步伐使劳力士品牌得到更广泛的认可。在九十年代,在一直坚持的企业精神、创新能力以及追求卓越的原则带领下,劳力士翻开新的华美篇章。成为企业精神、创新和卓越的代名词。

垂直整合

1992 年, 劳 力 士 推 出 了 蚝 式 恒 动 游 艇 名 仕 型 腕 表(Oyster PerpetualYacht‑Master),这是第一款拥有三种表壳尺寸(40、35、29 毫米)的蚝式专业腕表,集中体现了劳力士与航海运动的紧密联系。同年还推出了蚝式恒动女装日志珍珠淑女型腕表(Oyster Perpetual Lady‑Datejust Pearlmaster),开辟了蚝式女装腕表的全新系列。

同年,帕特里克·海尼格(Patrick Heiniger)子承父业,接过领导公司的大任,并在公司发展史上留下了自己独特的印记。九十年代中期,在他的领导下,劳力士调整策略,通过收购主要供应商实现了腕表生产流程垂直整合的重大战略调整,从而保持品牌在制表业的领先地位。伴随此战略实行,劳力士所有在日内瓦和比尔的生产活动都集中在四个特别建造或改建的制造所。这些制造所不仅规模空前,更拥有制表业的最先进技术。劳力士不仅得以全面掌控机芯、表壳、表带、表盘等腕表核心元件的生产,更能够通过独有的设备,在腕表质量上不断精益求精。

在独立和垂直一体的生产模式下,劳力士拥有傲视行业的先进设备,并且实现了制表师、工程师丶设计师和其他专业人才从腕表设计到制造全过程的紧密合作。品牌借此进一步激发创新潜力以及创造自由。在此背景下,公司又决定建立自己的铸造厂,浇铸专属合金。

不断以创新思维发扬慈善传统

劳力士在慈善事业领域的活动也从未被忽视。在帕特里克·海尼格(PatrickHeiniger)的推动下,劳力士于 2002 年设立了劳力士创艺推荐资助计划(Rolex Mentor and Protégé Arts Initiative),旨在帮助出色的年轻艺术家,让他们在各自领域知名艺术大师的指导下充分发挥潜能。这一计划通过劳力士成就殿堂(Rolex Institute)落实,发扬了劳力士慈善事业的深厚传统。

蚝式系列的新纪元

二十一世纪初,生产方式的大胆转变将蚝式腕表的发展带入新纪元。劳力士将传统制表工艺和高科技创新高度融合在一起,推出了一系列创新款式,无论在制表理念、材料还是在生产工艺上都实现了突破。

2000 年,劳力士推出新款蚝式恒动宇宙计型迪通拿腕表(Oyster Perpetual Cosmograph Daytona),展现了劳力士精湛的制表技术。腕表的计时机芯完全由劳力士独家研制,采用劳力士专利的蓝色 Parachrom 游丝 z 该游丝由铌、锆和氧合金制成,不受磁场干扰,抗震能力是传统游丝的十倍。此后,蓝色Parachrom 游丝陆续应用于所有男性蚝式腕表。

新一代迪通拿腕表还配有 Easylink 易调链节系统,可快捷调节表带长度。额外的链节巧妙地隐藏在带扣下,使得佩戴更为舒适。其他蚝式腕表也陆续使用这个系统。

2005 年,劳力士推出经过重新精心设计的蚝式恒动格林尼治型 II 腕表(Oyster Perpetual GMT-Master II)。除了蓝色 Parachrom 游丝之外,该表还配有黑色 Cerachrom 陶瓷字圈(劳力士 2000 年的新专利)。制造字圈的陶瓷完全由劳力士内部研发生产,极其坚硬,抗刮损,耐侵蚀,不会因阳光紫外线照射而褪色。

2007 年,新款蚝式恒动 Milgauss 型腕表问世。该表配有順磁罩,保护机芯不受磁场干扰。除了蓝色 Parachrom 游丝外,劳力士使用特有的革新性 UV-LiGA 技 术(Ultraviolett Lithografie, Galvanik und Abformung, 即micromanufacture by electroforming)制造微型元件,为新机芯制造镍磷合金制成的抗磁擒纵轮。

劳力士在腕表功能上也不断创新。同年推出的蚝式恒动游艇名仕型 II 腕表(Oyster Perpetual Yacht-Master II),是全球首枚配备机械式记忆设定倒计时功能的腕表。劳力士独家设计生产的 Ring Command 旋转外圈使机芯、表壳和外圈之间能够实现互动配合,是名副其实的突破之举。

2008 年推出的蚝式恒动 Rolex Deepsea 腕表防水深度达到极致的 3,900 米(12,800 英尺),充分体现劳力士在深层防水技术上的至尊地位。该表配有劳力士研制的新型 Ringlock 系统表壳结构,在中层表壳内放置一个金属环,承受镜面和表壳底部的压力。作为新一代潜水表,Rolex Deepsea 的表带还配有劳力士专利 Glidelock 延展系统,可将腕表轻松佩戴在潜水服外。蚝式系列在 2008、2009 两年推出了两个经典款式的升级版 :星期日历型 II(Day-Date II)和日志型 II(Datejust II),表盘直径扩大至 41 毫米。本着相同的理念,新款探险家型(Explorer)和探险家型 II(Explorer II)腕表的直径分别为 39 和 42 毫米。

女性赞歌

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也因为女装腕表的不断推陈出新而越显精彩。自品牌创立以来,劳力士一直能够为女性提供众多选择。

宝石镶嵌、多种尺寸表盘伴随精彩纷呈的图案设计和色彩组合,这些为不断增添新成员的女性款式增添无限光辉,是蚝式系列中的高雅瑰丽的典范。

搪金珍珠母幻彩(Goldust Dream)、金晶(Gold Crystals)或劳力士花图主题表盘,这些新颖的款式彰显了劳力士非比寻常的创新能力和无可匹敌的技术水平,不仅设计极度精妙,同时也蕴含蚝式系列精准、防水、耐用和可靠的共有特性。

收获成功

2009 年,迈雅诺(Bruno Meier)掌管企业过渡时期的事务,使公司地位屹立不摇。2011 年,公司决定调整结构,由 2000 年开始担任劳力士意大利执行总裁的 Gian Riccardo Marini,开始担任劳力士总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他在劳力士工作四十多年,熟知公司品牌和产品,负责应对公司所面临的不断变换的挑战。在他的领导下,劳力士将继续秉承其品牌固有的价值观,保持品牌所代表的卓越品质和尊贵典范,在新的时代继续开拓前进。

先进创新

2012 年,劳力士推出了一款完全革新的腕表 :蚝式恒动 Sky-Dweller。这款外型经典的腕表融合了 14 项劳力士专利技术,专为环球旅行人士设计 :直径 42 毫米的表壳从容典雅,双时区显示易读取易调节 ;还配有一个名为沙罗(Saros)的创新年历装置,其灵感来自一种天文现象,每年只需调校一次。

Sky-Dweller 还配有由 Ring Command 旋转外圈构成的全新界面,以便快速调校不同功能。

这款腕表成功将实用功能、便捷操作与尊贵高雅气质相结合,再次证明了劳力士卓尔不群的制表工艺,以及续写蚝式系列精彩传奇的非凡能力。

同年,劳力士凭藉着对水下探险的热情,与国家地理学会共同合作,积极支持电影制作人及探险家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作品包括《泰坦尼克号》和《阿凡达》)的深海挑战探险。在 2012 年 3 月 26 日,探险潜入 10,908 米(35,787 呎)深的挑战者深渊,此处为太平洋马里亚纳海沟(Mariana Trench)的海洋最深点,位於太平洋关岛地区西南部。

探险与科技

一枚劳力士实验型潜水腕表蚝式恒动 Deepsea Challenge 被固定在潜水器的机械臂上,伴随詹姆斯·卡梅隆全程的深海探险。这款腕表是劳力士专为此项探险活动设计及制造的,证实了劳力士在腕表防水性能方面领先群伦。詹姆斯·卡梅隆的探险活动与 Rolex Deepsea Challenge 一起向 1960 年

的一场深海探险作回应。当时,瑞士海洋学家雅克·皮卡德(Jacques Piccard)和美国前海军中尉唐沃尔什(Don Walsh)到深海潜水探险。他们驾驶由瑞士设计的深海潜水器“的里雅斯特号”(Trieste),并於 1960 年 1月 23 日,首次潜至海洋最深处。

切利尼系列

2014 年,劳力士呈献新款切利尼系列,以当代精神彰显传统钟表的古典风格与永恒优雅的气质。这个新系列每款均集专业技术与精巧工艺于一身,充分展现劳力士制表传统的隽永之处。

新款切利尼配备高度精准的自动上链机芯,是完全由劳力士制造的精密时计,由 18ct 白色黄金与 18ct 永恒玫瑰金独特打造而成,共分成三个系列 :切利尼时间型是制表典型精髓 ;切利尼日历型於副表盘上配备指示日期的指针 ;切利尼双时型可以同时显示两地不同时区的时间。传统风格的切利尼腕表搭配亮鳄鱼皮表带与 18ct 金带扣,彻底化身为时间的守护者,更是奢华风格的象徵,真正体现生活艺术(art de vivre)的非凡价值。

新一代机械机芯

于 2014 年至 2015 年间,劳力士推出新一代机械机芯,堪为制表技艺的巅峰之作。2014 年,劳力士搭载新款 2236 型机芯,装配厂房研制的 Syloxi 硅游丝,确保每只腕表均具有无与伦比的精准性能。这款完全由劳力士制造的自动上链机械机芯共取得五项新专利,为品牌的女士腕表配备新一代机芯。此机芯凭借创新且专利的硅技术,当中包括优化游丝的几何技术及有效的固定系统装置设计。顺磁性 Syloxi 硅游丝不仅不受温度变化所影响且高度抗震。如同所有劳力士恒动机芯一样,2236 型机芯也获得了瑞士官方鉴定认可时计认证,此认证专门颁发给成功通过瑞士精密时计测试中心 COSC)检测的精准腕表。2236 型机芯更首次装备于新款蚝式恒动日志珍珠淑女型 34 镶宝石腕表内,此款腕表于 2014 年巴塞尔世界钟表珠宝博览会隆重推出。
于 2015 年,劳力士推出新一代蚝式恒动星期日历型,为此享负盛名的表款融入新设计,当中包括 40 毫米表壳,以及在时计性能方面奠下新标准的全新3255型机械机芯。新款星期日历型腕表堪为劳力士于1950年代后期对“精密时计”的重新演绎。劳力士在组装表壳后,再次为这只瑞士天文台认证时计(COSC)进行测试,确保其精确度较天文台认证时计的日常使用标准高出两倍以上。腕表经组装后,均以劳力士专门研究的方法和高科技设备对腕表进行最终精准度检测。
这只拥有 14 项专利的 3255 型机芯,在精准度、动力储备、防震与防磁性能、便利性和可靠性方面都十分出色,完美展示劳力士的精湛技术。此机芯配置劳力士新设计的专利 Chronergy 擒纵系统,高效可靠。新擒纵系统以镍磷制成,高效可靠而且不受磁场干扰。新款发条盒的结构和擒纵系统的优秀效率,使 3255 型机芯的动力储备增至 70 小时。
同样于 2015 年,劳力士推出经典航海腕表蚝式恒动游艇名仕型全新 18 ct 永恒玫瑰金黑色表款,特别配备由劳力士研发的专利 Oysterflex 表带。此创新设计将金属表带的坚固可靠,以及橡胶表带的灵活、舒适及美感集于一身。表带的精妙之处,在于内里是超弹力金属片,而外层则以高性能黑色橡胶注塑包覆,可抵御不同环境状况的影响,持久耐用之余,佩戴亦非常稳固。为了佩戴更加舒适,Oysterflex 表带内配备专利纵向缓冲系统,使腕表固定于手腕上。

对完美的不懈追求

这些新款蚝式及切利尼腕表堪为劳力士产品的典范。劳力士作为一所完备的独立制表公司,对质量的要求从不妥协,竭力传承对完美的不懈追求。于 2015 年 6 月,Jean-Frédéric Dufour 将接替自 2011 年起领导劳力士的Gian Riccardo Marini,出任品牌的行政总裁。

Jean-Frédéric Dufour 在钟表业界备受尊崇,他将以第六任行政总裁的身份领导品牌发展。Dufour 先生毕业于日内瓦大学(University of Geneva),主修商业与工业科学及经济学,随后在香港的一所瑞士银行分公司工作。他返回瑞士后投身知名腕表品牌的管理工作,事业发展平步青云,在高级时计的销售、生产、营销及产品发展方面累积丰富经验。

Jean-Frédéric Dufour 与历任行政总裁同样致力巩固劳力士的全球地位,传承品牌的恒久传统、显赫风格及创新技术。

劳力士与蚝式腕表均为制表历史留下最令人着迷的印记。

每分、每秒、每一刻。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澳大利亚

Copyright © 唐山厂房仓库租售中心@2017